想揉c汪的毛领子

一个拿来放飞自我的账号 认出来我是谁了也不要揭穿【

【梅林咕哒】盛夏的Love Story

呜呜呜呜太好吃了!!!谢谢太太!!梅林真好咕哒真好!!

不开车了回老家了:


给亲爱的 @没有姓名的无名氏 的生贺!生日快乐么么哒(づ ̄ 3 ̄)づ


哇……这也算是我的处女作了吧。


想写点甜的结果成了晚间偶像剧。


写作时的bgm是Yuri on ICE,如果需要bgm的话请随意的wwww





  时值盛夏,坐在阳伞下也无法缓解炎热。面前的杯中褐色饮料已下去一大半,试着用吸管轻轻搅动,所剩无几的冰块便和杯壁撞击,发出些许钝响。


  “啊——好热……”杯壁上凝结的水滴不断滑落在手指间,藤丸立香的额头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天闷热得直叫人烦躁,她不安分地又换了个姿势。虽然在巴比伦也经历过这样的酷暑,但现代的压迫感相比之下又夸张了几分。同行的男生嘴巴像浮上水面的鱼似的一张一合,立香强撑着礼貌地笑着迎合,实际上还是一个字也没能听进去。哪怕想转头看向两边醒醒神,没有阴凉遮盖的路面反射而来的光线也快将眼球灼伤。


  就这么跑出来的自己真是够蠢的。藤丸立香撇了撇嘴,仰起头一口气喝掉杯中的液体。


  从告别迦勒底以来,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与无数英雄一同遍历历史的各个角落后,这样的日常生活实在太过平淡——至少除了藤丸立香本人之外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那个世界”并不是没有抛来橄榄枝。


  立香回忆起在人理重编之后,那些像雪花一般飞往迦勒底的或加了机关或戳上诡异蜡封的信件。好心的埃尔梅罗二世帮不擅长英文的她把那些字体华丽的信件一封封拆开读出来,除了意料之中的时钟塔入学邀请和几封魔术协会的信函之外,其他内容倒也大同小异——在读到第10或者是11封的联姻请求时,她强忍着胃痛喊了停。


    藏在她心里的是一个环游世界的计划。对于高中生来说这个梦想听起来廉价又奢侈,但“毕竟都见过那么多英雄美人听过他们讲述家乡的故事,会想再去一睹那些地方的风貌也是很自然的吧?”藤丸立香一边嘟囔,一边端详着手里做满标记的世界地图。


  “虽然……这次没有他们的陪伴会有些寂寞也说不一定。”




  真夏のラブストーリー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就是这么一回事。


  周游世界的初始站选在了不列颠。立香自己也说不清这到底有什么含义,或许和某个最后也没来和自己打招呼的梦魔有关,又或许没有。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弃思考,踏上异国的土地,像个背包客一样准备用蹩脚的英语像路人搭话时,满心的计划却又被突然出现的本尊给打乱了。


  穿着黑色正装的梅林就像个真正的英国绅士打了个招呼,然后低下头吻了她的手指。久别的怀念感与反差帅的冲击让藤丸立香的嘴角抽搐了好几下,最终勉强从牙缝间挤出来一句问好的话。


  “……你不热吗?看得我都热了。”


  “好过分啊,master是看到我太过激动不会说话了么?”


  “才没有。”藤丸立香转过脸不让他,准备拖着行李箱就跑,结果却被梅林抢先夺了过去。


  “啊啊你要去哪里呀!”


  “唔,我家?”


  “…………………………阿瓦隆吗?再见。”


  “哈哈哈哈哈哈!还是这么的有趣呢我的master。这里可是不列颠啊,虽然和我活跃的时代已经产生了很大变化了,姑且也还是我的家乡,向导就交给我吧☆”


  -


  没有拒绝他同居邀请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还是已经习惯了从迦勒底时就维持着的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


  仔细想想,正统的冒险故事总会有恋爱要素的吧?但是很遗憾,这次的冒险并没有多少时间给勇者去恋爱,而梅林的本性也决定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Mr.Right人选——以至于已经习惯了这样“非日常”的关系的藤丸立香直到被转学过去的班上男生告白的那一天为止,都没有考虑过“正常”恋爱的可能性。不如说,在遇到梅林的时候也只是单纯地把梦魔纳为了自己计划的一小部分。


    从来没有过类似经历的女子高中生藤丸立香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按捺住内心的纠结,还是在第二天的晚饭时分把被告白的事情告诉了梅林。而同居人则是只停顿了下拿勺子的手,然后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挑了挑眉毛,轻描淡写地说,那不也挺好吗。


  这是我们的关系就这样结束的意思吗?


  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本来也并不存在多少关系不是吗。


  这么想着,自己都觉得有些讽刺了。立香忍着喉头传来的不适感,默默地吃完了晚饭。


       -


  虽然从冒险世界回到日常对冒险者本人来说并非易事,但他们最后也会用各种方法步入正轨。


  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在迦勒底时只有拯救世界这一个目标,所有人都没有别的选择,会发展成那样的关系或许只是吊桥效应顺水推舟,而放到现代社会中就显得暧昧又糜烂。虽然对梅林来说安抚女孩子那一套已经是拿手好戏,但也还是有像这样无法糊弄过去的时候。


   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彻底人间蒸发,毕竟这段时间对他漫长的半魔生来说只不过是弹指一瞬,时间长了早晚也会淡忘,但如果真心想开始一段(或许是几段)新的关系的话,那一天他就根本不会出现在机场了。


  那么为什么呢。


  无法得出结论的提问。


  如果有唯一一个答案,那一定就是那几个俗气的字眼了吧。


  “我爱你”


  “相信我”


  过去在和女性调情时说过这些话,倒是有不错的增添情趣的效果。懂得如何脱身的女性并不会相信这甜言蜜语,毕竟半梦魔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就是一副轻佻至极的模样。偶尔被几位女性抚摸着脸颊拆穿本质,梅林倒也不恼,依旧笑着用更加激烈的动作逃过这个话题。


  没有去反驳的理由。本来就是异物的存在,却总是抱着随性的态度去接触感兴趣的事物,怎么会有好下场呢?最终知晓爱情是毒药的别名,花海也可化作囚禁的牢笼,所谓相信也不过是更大的谎言。


  梅林从来没有和藤丸立香说过这些对于他们来说过份甜蜜的话语,尽管他们一起度过的夜晚或许比起以往梅林和其他任一位女性度过的都要更加缠绵、更加漫长。


  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会跨过身为“亲友”的障壁,哪怕因为在她的身边的感觉太过让人安心,不自觉地想要占据她更多、更多的时间,梅林也不会说出口,就像藤丸立香没有能把那句话问出口一样。


  本来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情,花了几百年去验证了自己的错误、之后又花了几千年也还是没搞明白的事情,怎么可能凭借这样的理由否定给予对方的、其他的可能性呢?


  在迦勒底被损友评价为“温柔得都不像你了”时就早该料到这么一天。虽然被不少人类划分到“温柔”的那一类是意料之中,但连知根知底的亲友都这么说的话就该提高警惕了,毕竟这对不懂人心的半梦魔可不是个褒义词。


  这份半吊子的温柔带来的后果就是,那个周末的早晨,梅林只能目送藤丸立香在精心打扮了一个小时之后和不是自己的男性出门约会了。




  ……后果的后果是,两个小时后,梅林出于某种神秘力量的吸引,独身一人站在游乐园的入口处。


  这下可难办了啊。他看着来来往往的小情侣们耸了耸肩。


  梅林嘴上边喃喃着不知道是在说谁,边在门口随手扯了张地图。环顾四周,男男女女们有说有笑,乐队吹奏着时下流行的爱情电影的主题曲,乐园的吉祥物在给小朋友们分发彩色的气球,独自一人的梅林在这一片欢乐温馨的气氛中显得格格不入。不小心和吉祥物对上了视线,就见对方径直走过来把一个气球塞进了自己的手里。


  愿您在本园度过美好快乐的一天!


  热情的招呼在别人听来颇具感染力,对梅林来说却是略显刺耳。本就是不自觉地跟踪过来,还盯梢一个不是自己女友的高中生,怎么想都可疑极了。他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手里的气球。


  是橙色的。


  -


  本该是普通的、幸福的一天。


  想象中夏天!约会!游乐园!之类的王道展开,倒也不是说没实现,而是……有哪里不对。是不是自己变得贪得无厌了呢,各种意义上。借口走路太过劳累之后男生贴心的找了家小吃亭点了两杯冷饮消暑,但心中的烦躁感始终挥之不去。本来,逃避什么的也不像是她的风格,就这样答应下约会却还是想着别的男人说什么也太不合适。


  剪不乱理还乱……要说原因到底还是因为对方是那个梅林吧。藤丸立香像是咬牙切齿一般用力地嚼碎了口中的冰块。


   “是不是太无聊了?抱歉……”察觉到她的忧郁的男生有些局促。


  藤丸立香赶紧解释说“不是你的原因啦……!可能是天气太闷了吧,稍微有点点……”


  “那,试试能够解压的项目怎么样?海盗船呀鬼屋呀什么的,会畅快一点也说不一定的!”


  “诶?”


  反应过来的时候,男生已经笑着站起,在立香的面前伸出了手。


  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就错过了最好的拒绝时机。立香最后还是把自己的手指部分放上了他的掌心。


  啊啊,原来这个年龄的男生的手是这样的吗。温暖又宽大,指腹带着薄薄的茧子。说起来奔波于各个特异点的时候,能够偶尔握住的只有某个后辈的手。说着“没关系”,有时都忘记自己是女性还被她担心了呢。


  被不是很亲近的人牵着的触感太过不习惯,立香只能低着头数着地上的砖块想东想西。


  周围全是这样挽着手臂的青年男女,混在他们中间是不是看起来稍微有点像普通情侣了呢?


  不对,哪里不对。一路上甚至还有人想要给他们拍亲密合影,男生显得兴致勃勃,看到立香纠结的表情体贴地打了个圆场说你不喜欢那就算了吧,以后等你想拍的话我们再拍。


  不对。不对。并不是这样的。鬼屋里面的气氛阴森恐怖,冷气都比别的地方足上三分。幽暗的空间给了情侣们足够的亲密接触的机会,在这样气氛的感染下,甚至男生的手都收紧了些。他的掌心传来几滴温热黏腻的汗液。藤丸立香承受着异样的感觉,祈祷着时间能过的快一些,再快一些,让她好有办法整理思路。


  毕竟,就算在这里放手,也并不知道——


  倏地。另一只手的手腕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冰凉,骨节分明,和男生不一样的成年男性有力的手。


  藤丸立香记得这双手。熟悉的触感令她条件反射般回头,看见一个高大的打扮的像是梅杰德大人的鬼。鬼的全身上下被白色的布包住,空着的那只手牵着一只孩子气的橙色气球,白布之下只隐约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沙哑的声音传来,他说——


  ——不要离开我。


  只是一句话,藤丸立香的心脏就好像被一同抓住了一样。然后在他的手中,骤然停跳了一拍。


  -


  绝对、暴露了。


  时近傍晚,游乐园里面的人带着满足的笑容准备回家,而梅林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显得有些灰心丧气。


  兜售零食的小丑见状跑过来给他变出一只双球冰淇淋。选料良好的冰淇淋很融化得很快,没吃完的半个球不一会儿就滑下来滴在了手指上,虽然能用魔术解决,考虑到周围人多还是想去拿纸巾擦拭。然而牵着气球没办法兼顾两边,想着把气球飞了还能拿新的,但抬头一看飘着的那抹橙色又忍不住攥紧了绳子,就在纠结的档口冰淇淋都快黏上半个手,一时间搞得狼狈不堪。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啊。”熟悉的声音逐渐传到耳中,猛地抬头,声音的主人在梅林面前站定弯下腰来笑眯眯得看着自己的脸问道“我也可以尝尝吗?”


  还没有等到回答,橙色头发的少女就握住自己的手指开始舔舐白色的甜腻液体。柔软的舌尖带来细腻的触感,一点点将指根到指尖舔净。


  “啊,这里也。”


  柔软的双唇覆盖上来,仔细地吮吸着他嘴角残余的甜腻液体。


  梅林的瞳孔猛烈收缩了一下,胸口就像被鼓风机吹着一样剧烈膨胀。


  尽管已经亲吻过无数次了,他仍然难以形容此时的感觉。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或许就像手上这顶无意中被他松手放飞的气球。飘飘悠悠地脱离了地球引力,逐渐窜到开阔的天空中去——


  梅林捧住她的脸颊用力回应了这个吻。


  -


  答案一直就在这里。被抓住手腕的一刻,藤丸立香就察觉到了,不如说,有几分懊悔自己太过迟钝。


  答案一直就在这里不是吗。从执意跑到这片土地上的时候,从机场见到他的时候,从听到他回答而感到愤怒的时候。因为太过习惯所以没有确认,因为觉得不用确认也可以,明明都是这样的关系了却因为这种理由放弃不是很奇怪吗?


   出了鬼屋之后藤丸立香就向男生郑重地到了个歉四处去找梅林了,结果兜了大半圈也不见人影,正在想抱怨千里眼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的时候,就看到了长椅上牵着橙色气球一个人吃冰淇淋的他。


  都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感慨万千的立香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上前,好好地用接吻发泄了一番后,忍不住挖苦梅林刚才的样子简直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明明伤心的该是我吧。


  换做往常的话梅林早就会漫不经心的回答一些没脸没皮的调情话了,然而今天只是异常沉默地紧握着藤丸立香的手;立香本来也就是带着对他的怨气出门,自然也就不愿多说什么。气氛到底还是尴尬,两个人走了大半路最后也还是没有谁想好怎么开口。


  难得的游乐园之旅啊。


  抬头,不远处,即将宣告一天的结束最后一班的摩天轮已经开始入场。


  “我想坐那个”立香伸手指了指,像个对恋人撒娇的女孩子一样晃了晃交握的双手。


  最后好歹让我享受一下游乐园的乐趣吧?她的眼神这样说道。


  -


  “梅林,我喜欢你。”


  漫长的沉默之后,少女的第一句话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


       不知道第多少次听到这样的告白,但没有勇气去给出回答或许还是第一次。


  缓缓上升的空间,城市的景色在两人的脚下延伸开来。直到半年前还处在危机中的“日常”,现在如此理所当然的存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人与人在各处重复着邂逅与离别,上演着相爱或者憎恶的悲喜剧。梅林是以此为食的生物,但是对要亲自陷于其中一事却敬谢不敏。何况藤丸立香的情况与别人又有所不同。


  啊啊。如果不是我的话,会是怎么样呢。


  偶尔也会考虑这种乱七八糟的问题,然后看到在家中的她就会想要以身体的纠缠去掩盖自己的思绪。


  但如果真的有别的选择摆在她面前,她会过上怎样的生活呢?


  一定是像今天的她一样,像个平凡的女孩子一样,和一个可靠的男人坠入爱河,在游乐场、在教堂、在两个人温馨的家里度过平凡而幸福的时光。


  绝对不会是像自己这样连爱这件小事都无法做到、无法传达的无情生物,一起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在那时却连像样地以恋人的身份握住她的手都做不到。


  “和我这样的非人类生活在一起,你也……”


     “会被列进梅林受害者更新列表吗?”


  “好过分啊。但是,差不多吧。”


  世界曾一度毁灭。和她一起的话,自己能够再次编织出好的故事也说不一定。不知何时起,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我是无法理解爱情的生物,会觉得我是温柔的人也只是搞错了而已。”


  “嗯,我知道。但是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对于我来说都非常的快乐,那些时间对我来说绝对不是错觉,如果你要否定的话我一定会揍你。”


  狭小的空间里,藤丸立香的身体靠得更近了。


  “即使不是普通的恋爱也好,即使知道你仍然有所隐瞒也好,我也还是想和你在一起。不如说和梅林不一样,我的人生很短暂,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去思考这些呀。”


  世界曾一度毁灭,连能够拯救世界的勇者也曾几次差点在无人知晓的角落丢掉性命。


  但是和他一起的话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藤丸立香没有体会过普通的恋爱无法比较,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无数次相互依靠对于她而言就是至高的幸福。


  夕阳西沉,余晖映在梅林的侧脸,藤丸立香看着他半阴半晴的脸颊,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在某个特异点她受到重伤的时候。虽然这之前也有过大大小小危机,但还是第一次亲身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那个时候的梅林也是像现在这样,露出了谨慎而温柔的表情。而那双治愈自己的双手现在又一次微微颤抖着,想要拥抱她靠过来的身躯。


  说到底,这份想要相互依偎的情感到底是什么呢。


  或许无法称为爱恋。


  或许永远无法成为爱恋。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名称上的问题从来不会成为勇者的障碍,万事都想明白再动手的话早就已经变成老头子了吧。


  夕阳终于消失在了海平线,灯光尚未完全亮起。朦胧的橙色光辉中,少女的眼睛闪烁着碎金色的光。梅林就这样凝视着少女坚定又含着几分紧张的眼睛,终于在摩天轮到达顶点的时候,又一次吻了上去。


  ——抓到你了。立香笑着闭上双眼,紧紧地、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角。





反正对我来说梅林咕哒就必须是he啦!哪怕只有短暂相伴的一生也是足够的好结局了(ntm


想写的点就是对自己有清醒认识的梅林无法跨越恋爱这一线,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大限度的温柔。


然后就被我们不走寻常路的女主角就把他的疑虑给打消了。


第七章梅林那句“咕哒子不会在意有所隐瞒的事”是灵感根源


选择了就不迷惘的咕哒子超赞的,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勇者


最后赶着睡觉太仓促,不知道这些有没有好好地传达到。毕竟和开车一样都是新手,如果能够稍微有些触动的话就好啦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