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揉c汪的毛领子

一个拿来放飞自我的账号 认出来我是谁了也不要揭穿【

【狂王咕哒♀】我对你那么好就把尾巴给我摸摸吧

哦哦哦哦哦哦这样的狂王超可爱!

( •̀∀•́ ):

fgo乙女向.避雷注意.大概很欢乐.非常短小.ooc,ooc,ooc,很严肃说三次.


写了几天作业了回来还债(?)


作业真好啊我真喜欢作业(棒读)










“...我不喜欢花.”




藤丸立香听到假寐的狂王挤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差点吓得差点把怀中的花都丢了出去.


讲道理,不管是谁踮手踮脚的开门的时候,突然看到里面本该一动不动的人突然用低沉的声线冒泡都会吓得半死吧!


绝对不是她胆子太小了!






“我不喜欢花.”




藤丸立香故作严肃的重新拉开门,反正都被发现了,偷偷摸摸也没有意义了.


没想到狂王又冷不零叮的又来了一句,猩红的双眸扫过她怀中怒放的花,她感觉周围的温度立刻下降了好多.




噫,你管我.


藤丸立香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翻了个白眼,放下了怀中的花,随即想着机会难得,换上了装模作样的笑容,还朝狂王眨了眨左眼,嗲里嗲气的发问了.




“那库酱喜欢我吗?”




估计答案是“不喜欢.”




藤丸立香看到他低头沉思的样子,感觉心里怪难受的.




(毕竟这个人的眼里,只有敌人和战斗吧——)




她耸了耸肩,安置好了那一大束的花,准备躺回床上当咸鱼.


不过这种状况肯定是睡不着了,迦勒底的空调升天了.不为什么,就是达芬奇酱在发明新东西的时候不知为何boom了,还牵连到一大堆迦勒底的运行机器.


好在抢救及时,没有太大的问题.


除了、迦勒底的空调.


除了空调..............




这种在某些地方的命中率简直居高不下,藤丸立香怀疑这是不是没有被打死的魔神柱在给她下诅咒.




所以,这个时候,某些东西就显得弥足珍贵——


比如没有阵亡的冰箱里面的冰淇淋啊,没什么卵用的小扇子啊,电风扇啊.




以及,库酱看起来,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凉快的,尾巴啊!!!




毕竟迦勒底不是人人都有一条看上去滑滑的抱起来特别舒服的尾巴啊!?玉藻前们的尾巴看上去也一级棒,平时揉揉揉揉抱抱抱肯定是没问题,但是这个特殊时期,摸摸狂王的尾巴,就咳咳咳.....




绝对不是她个人的喜好问题!绝对不是!




“不讨厌.”


狂王的话突然把她从抱着库酱的尾巴的幻想中拉了出来.


藤丸立香怀疑自己听力出现了问题.




“我刚刚回答了你的问题吧,不讨厌你,为什么要用那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我?”


狂王用冷淡的目光看着吃鲸.jpg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像是出现在古早少女漫里面,傲娇男主给女主告白的台词.




?!!!!!!!!


立香觉得自己的内心被感叹号刷屏了,身体比嘴先动,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完成了这个动作过后,她甚至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讨厌?不讨厌?


不讨厌不就是喜欢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库酱,我有一个一生的请求!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会抱憾终生的你看我给你带了那么多好看的话我对你这么好你舍得让你可爱的master在遗憾中死去吗舍得吗舍得吗!!!”




“说吧,晚上帮你吃什么菜?苦瓜还是空心菜?”




....这节奏有点不对,狂王都学会吐槽了??




她皱起眉头咳了几声,让气氛看起来更加严肃.




“.................那个,我就是想抱抱你的尾巴,我不会干坏事的,好不好.”




狂王总算明白了藤丸立香这几天为什么用炽热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身后看了.他还以为她终于开窍了决定和他学习从背后杀敌的攻击方式.




“哦.”




这个哦是什么鬼啦,哦?哦?啊?嗯?




“抱吧,有骨刺,碰到了会疼的.”




狂王居然真的很乖巧的把尾巴伸向了她,犹豫了一下把尾巴光滑的那面贴向了她的身旁.




这大概不是梦.




藤丸立香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那根尾巴,就在自己的旁边.骨刺看起来是碰到了非常疼的样子,但是狂王完全避开了这个危险,将表面贴了上来.




唔...凉凉的,滑滑的,不知道咬一口会....




“别咬,会痒.”


狂王看到她快要咬上去的动作冷漠的提醒了一句,不过并没有把尾巴抽开.




不过更糟糕的状况出现了,她突然感觉很困.今天的疲劳似乎在没有空调的状况下翻倍,但是手中的尾巴也不想丢开!!怎么办好纠结!?




“睡吧,尾巴你可以抱着,只要不怕戳疼自己.”


狂王好像又看穿了她的想法,立香有点怀疑这个berserker还有个保有技能是读心.




“枪会一直守护着主人的,所以你睡着的时候,我也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传来的是和平时在战场上一样的,冰冷却又可靠的声音.




“啊、哦.”


藤丸立香含糊不清的回答了,脸上贴着光滑冰冷的尾巴,感觉大脑渐渐的产生的困意.




(不过——)




睡着前她脑子里一直在模模糊糊的问着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要脸红呢.....。)






-end-






一点点碎碎念.


我才是要热死了.


对狂王的尾巴只停留在愚人节那张上面.傻傻的以为狂王的尾巴是秃的(...)直到我认真的琢磨狂王的卡牌的时候才发现尾巴上面有好多很吓人的东西啊(...)


啃了啃绊5,一直以为狂王就是那种只知道战斗没有感情的英灵,结果不完全是嘛....还是有作为人的感情嘛!qaq  ooc不要打我哦!


最后感谢你看到了这里!







评论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