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揉c汪的毛领子

一个拿来放飞自我的账号 认出来我是谁了也不要揭穿【

阿周那新幕間紀錄

_:

啊啊啊啊啊啊靠靠靠靠啾那突然新增幕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犧牲晚餐時間打本!!!社畜今天加班加不完了!!!!!


以下條列(雖然後面有越來越直接翻譯台詞並且國文太爛越來越不知所云的趨勢)
應該很快就有完整翻譯了吧,這裡挑有興趣的部分+捏他速記一下。
完全靠直覺翻所以請不要在意語感怪怪的地方...!

*是附註,我很認真地吐槽+發揮腦補神功(不是很意外的周迦傾向注意)
有空可以...賞光一下(低聲下氣)






part1(←只是給自己一個分段,和遊戲內實際段落無關)


1. 過去將迦爾納殺死的畫面在這裡完整地重現了


2. 殺死了迦爾納的阿周那的反應是高聲大笑(←是的,所以這是確定的官方設定了,吧)


3. 迦爾納死前微笑著說了「很精彩」後倒下。順便一講立繪的頭還黏得牢牢的(超級不重要)


4. 在阿周那的自白裡,迦爾納是知曉"阿周那"的人,唯一知曉"阿周那"的英雄*1


5. 阿周那對迦爾納最後的微笑無法理解


6. 場景切到和master一起出任務的畫面。阿周那對於完全屬於正義一事內心滿溢著充實感,拯救世界這樣的大義名份就這樣落在身上,無法忍住不去發笑(然後又被看到了。「私を、見たな?」),甚至反映於他過分積極於跳到前線出戰的行為


在回到迦勒底後這次的master也是,又,再度,掉進了自家從者的夢境裡...


這次是阿周那的回合。




part2


1. 夢中的迷宮,只有往下的通路,這是阿周那的惡夢


2. 越往下走瘴氣越強烈、遇到的敵人也越來越難應付


3. 做為地下迷宮空氣未免也太乾燥了。這是和阿周那所曾經活著的世界接近的地方,即使本人也從未聽聞過有這樣的迷宮存在


4. 接著感受到了強烈的王気(オーラ),是羅摩




在這裡可以得知摩羅是阿周那的"試煉"之一,以下是與羅摩的問答。


「你是擁有崇高自傲之心的戰士(剎帝利)嗎?又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東西?」


「我是戰士(剎帝利),同時也是使魔(從者),擁有作為戰士的自豪,也有作為使魔的鞠躬盡瘁之心。」


「當你身陷危機之時,這還會是你的答案嗎?」


這句話讓阿周那動搖了。羅摩要阿周那繼續往下走,這是阿周那的試煉,宿敵正在等著他。


(其實這裡有打羅摩但我記性不好...忘記戰鬥中有沒有特別的捏他了,嗚嗚)




part3


1. 這段是迦爾納戰。在迦爾納現身前,阿周那表示,擁有這樣鬥氣的人,世上只有這麼一人


2.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這裡不是迦爾納你該存在的地方!」*2


「但看來你並不是這麼認為的啊。(這裡迦爾納的表情是那張皺眉的差分;覺得很重要所以補充一下)


「我是負責向拋出提問的敵對者(enemy)。我向你提問,"你,是什麼人?"」




迦爾納戰。(是的我最想貼這段捏他...所以加粗ry)


- 在第一條血break時會使用技能「摩訶婆羅多之戰」


- 賦予自己根性、無敵、減傷、防禦力提升,同時變成弓階 *3


- 有趣的是,這個技能「摩訶婆羅多之戰」應該是俱盧之戰的捏他。成為弓階的迦爾納,會自帶暈眩3回合,符合在俱盧之戰的狀態


- 順便一講,這位迦爾納桑掉了槍與弓兩種職階的小金人




part4


對面的迦爾納處於弱勢,要被阿周那打敗的時候,阿周那想起了那個時候的事:




(沒錯,我記得。在這個瞬間發生的事,我確實記得。)


(短短的瞬間我放開了拉著弓的指節,將箭射向了他。)


(那是致死的一射,只要放出這支箭,便會後悔終生。)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


(現在,作為從者)


「再見了,迦爾納...!」




1. 但是想再次放出這支箭的阿周那被master阻止了


2. 被master看出了其實他並不想放出這一箭,而阿周那否認了。「迦爾納是我的宿敵,過分憎恨的存在」,總之沒有不殺他的理由


3. 但是知道已經分出勝負,阿周那要眼前的迦爾納離開,可以放他一條生路




「然後,我回答你剛剛的問題。我的真名是阿周那,是XXX的從者。」


「...你在撒謊。」


4. 迦爾納表示阿周那忽略了作為從者最致命的一件事,僅僅如此,他就不是真的從者*4


5. 迦爾納接著對master和阿周那表示,接下來他們還得走進更加深不見底的深淵


「就這麼撤退也好吧,不去碰觸,也是一種禮節。試想最糟糕的結局,可能只會變成彼此相互傷害的悲慘的結局。」




6. 但master還是要去


7. 同樣地阿周那被迦爾納追問了是否要去,「我心存正義!」,答案是肯定的




part5


決定要繼續往下前進後,到達了最深處,以下是阿周那的獨白。




(不要看著我不要看著我不要看著我)


(我的心中存在著黑(奎師那))


(那是邪惡的低語,煽動我、引導我、讓我背負著所有的罪狀)


(...這是何等過分的藉口啊)


(膚淺、羞恥、可怖、不願為人所知)


(啊,但是)


(身為邪惡之徒這件事情,好羨慕啊)




(為什麼呢,因為那才是人類啊)


(即使醜陋也掙扎著,即使英勇也懦弱著)


(哭著大喊不想死,又在同時賭上性命,忘我地拯救著誰)


(我想成為那樣,我應該是那樣的。我心中的什麼東西正在這樣訴求著)




1. 總之,在這裡提到了奎師那。迦爾納簡短有力地介紹了作為毗濕奴化身的他


2. 但是,還有一件事不為人知。在這裡,這個夢中,還有另一位奎師那在這裡築著巢


3. 「將黑暗撥開,尋求著光芒來到這裡了嗎?」在阿周那夢中的奎師那登場啦!


4. 奎師那毫不意外是以阿周那的姿態現身!毫不意外就是那張お約束的笑臉!(爆)




以下一些奎師那的台詞:


「即使是被稱為輝煌的大冠,也只有黑暗能拯救我。這是如何地諷刺而羞赧。


「越是變強、與人之間的羈絆越深,就越無法阻止自己,非得殺死產生牽絆的對象不可。*5


「這麼說起來,在這裡我所需要抹消的對象有兩位呢。」*6




5. 但是master認為,不管是誰都是有黑暗一面的 


6. 阿周那對此採取否認的態度


「我是承蒙恩惠被養育成人的,被導向善、憎恨著惡、作為戰士崇高地走了過來。


「我不可能存在著那樣邪惡的心!不對,絕對不允許有!」




7. 以及奎師那的一些反詰


「看到這張臉的人沒有例外,無論是誰都需要殺掉。


「不這麼做我就不是英雄了,這是做為英雄的我所必要的抹殺...!」




8. 在這個夢裡的迦爾納和奎師那,都是基於阿周那的記憶而構成的素體(人格)


9. 但是master是他們存在以外的第三人,這似乎讓奎師那慌了


   迦爾納:「奎師那你話比平常還多啊」←wwwwwwwwwww你們很熟嘛


10. 在阿周那夢中的奎師那不是真正的奎師那,而是阿周那的裡人格


11. 迦爾納的回合




迦爾納:


「阿周那,我們直到最後都沒有並肩乘著戰車,也沒有一同作戰過,


「所以,我一直覺得,我永永遠遠都是你的敵對者吧。


「但是已經變了。產生改變了。


「你在美國,確實理解了我的心情。」*7




奎師那:


「迦爾納,你也是一樣的,你也是邪惡之徒,所以我才將你毀掉的!」


迦爾納:


「master,幫我一把吧,還有阿周那,你們兩位。總之先讓黑閉上嘴吧,就從這裡開始和他對話。」*8




黑天戰。(是的,我最想貼的部分依舊是這些捏他...所以加粗ry)


- support可以選小太陽超級開心!!!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 截圖沒有截到,但是黑有使用技能「炎神的咆哮」,效果是讓我方灼傷。不確定有沒有其他弱體


- 還有我的小太陽被這位黑天的寶具wwwwwwww即死啦wwwwwwwwwwwwwwwwwwwwww(大爆笑) 最後靠support的小太陽打完...黑天你好意思...


- 對了我想不太意外不過稍微提一下,這位黑是弓階




part6


黑天戰後。




1. 奎師那要阿周那幫他一把,要阿周那與他一起戰勝邪惡,但是阿周那拒絕了


「我一直是這麼想的。


「因為有你,我才放出了那一箭。卑劣、不屬於戰士正道的行為。


「想著一切都一切都是你的責任。我一直是這麼想的。




「那個時候的我只是想要輕鬆點,那是長得近乎永劫的與迦爾納的戰鬥。


「我的存在太過渺小,無法與戰士一詞相襯,我抱著這樣的絕望感與自棄感。


「但是,不接受不行,無論再怎麼否定,放出那一箭的人...」




2. 對於接下來的發言,「你說出來就會受到數千年的詛咒」雖然奎師那阻止阿周那繼續說下去,但是一旁的迦爾納出聲了


「你應該要說出來,阿周那。


「並沒有所謂正確的答案,在最後的最後,只能牢牢抓著自己的信條。


「也是會有迷失的時候,但也正因此,我們才需要和master一同前行。


「從者必須和這分迷惘一起度過這第二個人生。


「現在的你,已經到達了生前的阿周那所無法觸及的境界了。」




4. 阿周那的告白。


「放出了那一箭的人,是我(俺)。*9


「握著那把箭、搭起弓、將之放出的人,是我阿周那。


「對不起(すまなかった)。


「奎師那,那個時候的你,明明沒有坐在戰車上的...。」




5. 奎師那那個時候應該是在其他地方戰鬥著的。


6. 奎師那表示,阿周那就這麼承認了自己的邪性了。這會是生前死後作為英靈都不會改變的終其一生的後悔。但是阿周那已經決定不會再恐懼後悔這件事。




奎師那:


「那你就把那份悔恨交給我吧。


或許,說不定,我的存在,就是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8. 這邊不是很明白奎師那的話,不過奎師那說那是他的問題。master也該醒了這種夢就快忘了吧


9. 在夢醒之際阿周那向master致歉。或許是因為與master的羈絆已經深至前所未有的程度了,才會讓master遭遇這些事。與人的牽絆越深,便越是恐懼著讓人知曉奎師那的存在。所以阿周那才將master引入夢中,打算將其殺害。


「我是個愚蠢的人,背叛者,被殺了也不會有任何怨言。


「master,你確實完全知曉了我的存在。即使如此你還是接受著我的光與暗與醜惡,


「那麼我不會再畏懼你的笑容,還有那份黑暗了。絕對不會再有下次...。」




part7


醒來後,就是阿周那接受了黑暗以及對master謝罪以及認同了至此的自己的收尾了。




作為master的從者、Archer、真名阿周那、剎帝利,以及,不過是一位平凡的英靈。


只是戰鬥著、為master而戰、抱著"為master奉獻"的本質而戰。以此自詡為英雄。也為此接受了黑亦不引以為恥。


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下面幾句看了很wwwwwwwwwwwwwwwwww的台詞。


「很困擾呢。雖然我對master的所作所為是足以以生命相抵的罪狀,不過交出生命後就沒辦法為你而戰了。」




「這個世界沒有確實的事物,所有的物質都更迭著、流轉著、徬徨著。就連感情也不例外。


「戀情與愛情,也會有變成憎惡與悲哀的時候吧。


「或許反過來也會.........」*10




總之和master相遇真是太好了!完!!!








*1: 這裡隱約的意涵很有可能是,迦爾納是唯一看到了阿周那那樣的笑容的人


*2: 迦爾納如此強烈地存在於阿周那的內心裡夢裡但阿周那還是宣稱迦爾納不該出現在這個地方。我該說什麼好


*3: 為求快速通關而帶雙劍的我大哭wwwwwwwwwwwww 還好後排還有自己家的小太陽,最後演變成兩隻小太陽互戳...好可愛(...)


*4: 我想這件事應該就是,最後一段的東西...大概


*5: 現在回頭看阿周那從頭到尾就是這麼堅持要殺了迦爾納,配上這句自白,牽絆越深就越該殺掉是嗎,我該說什麼好


*6: 我猜是指阿周那和迦爾納,大概,不含master


*7: 仔細想想這對周那而言根本是超級羞恥play,在第五特異點這個時候迦爾納明明已經不在了結果還是給他知道...我該說什麼好(追加見評論1F)


*8:  黑天話太多先叫他閉嘴再來慢慢談的迦爾納桑!用打的比較快對吧,真不愧是交流能力0的腦筋!迦爾納桑你在阿周那夢裡果然也是這個形象啊!


*9: 阿周那原本的第一人稱是"私"


*10: 不言而喻




我該說什麼好!!!!!(衝出門跑操場)




ps1. 迦爾納桑就算在阿周那夢中也是那樣正直的形象,如果他同時也是阿周那內心深處所期望著可以阻止並幫助他的存在,那還執行得真是徹底啊...後面的你們根本是...巴魯斯...


ps2. 阿周那的第一人稱轉換太棒了我後空翻


ps3. 弟弟真不愧是天授的英雄就這樣突發一個新幕間。所以迦爾納桑的新幕間什麼時候要追加...勸官方最好真的出FAP合作喔...求強化求寶解...

评论

热度(174)

  1. 瑜无双_ 转载了此文字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