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揉c汪的毛领子

一个拿来放飞自我的账号 认出来我是谁了也不要揭穿【

麻花辫梅梅真棒!!
睡前xjb画画儿童画【逃

哥 别激动

宝贝儿你热不

发个预告【?】
填坑看心情吧...

昨天熬夜看完fa之后睡不着就摸了个迦哥!
他超好看!!!
你快点来啊!!!你弟还在我迦等你呢!啊!!!

本意是想刷银棋子
陷入沉思

新绯闻

这个相处模式!!超喜欢!!

Ode An Die Freude:

斯卡哈x梅芙






 


梅芙instagram十万粉丝有男有女,鲜少有人知道她早上起来时多乱七八糟。女粉姑且不论,男人总是抱有不切实际的“她早上起来一定清新亮丽呵气如兰”的幻想,实际上梅芙经常睡得不成人样,还在起床时破口大骂,好比现在,“丝绸被套?”她恼火地说,“我才二十出头就睡丝绸被套?宜家的物价符合你收入吗?”


斯卡哈起得早,已经换好紫红色衬衫和黑色包臀裙,正在吹头发。“网购货。不满意可以睡地板。”


梅芙没有付她房租,说话声音顿时小了一截:“我昨晚好像去了铁马酒吧。”


“我背你回来的,”斯卡哈对着镜子刷睫毛膏,“你在舞池中央发酒疯,冲出来扑在我车前盖上。”她伸出手比了个明显较宽的尺寸,“腰粗了,减肥吧。”


“少来,看过杂志怎么写吗?‘库丘林的绯闻女友三围全是906090’!我是个好演员。”


昨晚去酒吧穿的黑色吊带裙踪影全无,梅芙身上只有一件大号优衣库T恤。没找到拖鞋,她赤脚跑过地砖,抢走斯卡哈的口红。“又买这种颜色?牌子倒是很贵……”


“你男朋友的同行要送,”斯卡哈说,“带了一套珠宝过来,我只留了这个。”


男朋友是说库丘林。梅芙念艺术大学时追他的电影,那时库丘林刚走红,如今已是数一数二的男演员。


梅芙为他画过四部电影的妆,起码十本杂志写过她粉丝上位和库丘林有一腿。其实她是收了库丘林一笔钱,每隔三十天就要炒点绯闻出来。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梅芙一个知名化妆师,精通圈里规则,在扮演公众仇敌方面也颇有心得。


“什么同行,刚出道的新人而已,”梅芙试图捏住斯卡哈的下巴,斯卡哈无情打掉她的手,自己把脸凑过来,“别乱动!……他这个人看着随便,其实心很细。”


斯卡哈刚涂了一半的颜色被梅芙全数抹掉。“我下午要去法院,凶一点。”


“涂淡粉色,他们一定觉得你疯了,判你胜诉,”梅芙小心地给她勾出唇峰,“你用奖金给我买一套新刷子。”


“没有奖金。”斯卡哈抿了一下嘴唇。


梅芙随手打开电视机,洗脸刷牙。冰箱里有烤好的松饼和瓶装巧克力酱,牛奶热好了,摆在咖啡壶旁。


斯卡哈不爱吃早饭,梅芙倒很喜欢。Brunch和好男人是她想象中奢侈生活的必需品,前些日子进组,整天起早贪黑,回来后抽空去东区吃了三五次早餐。雕花咖啡杯、橙汁配水波蛋之类照片发了无数,配上一句欲盖弥彰的“谢谢请客”,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约会很多。库丘林的反应速度更不用说,永远是第一时间点赞,从不留言。


打字太做作,视而不见又太生疏,如此距离把控恰到好处。梅芙扮演库丘林女友两月有余,高调浮夸无懈可击,以至于每天都能收到至少十条“去死吧婊子”的留言。


“有人说我今年至少三十五岁了,做过两次拉皮就为了去除抬头纹,”梅芙吃着烤松饼,眼神在手机和斯卡哈蹬高跟鞋的画面之间来回,“你睡了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


“说明我在平权道路上又进一步,身体力行加入LGBT群体,”斯卡哈套上西装外套,“下月开庭的案子胜诉更大了。”


梅芙端起橙汁:“不要这么努力,你又不竞选州长。你选吗?”


“弗格斯成功率更高。很多人以为第一滴血是他演的。”


“我做不成州长夫人了,”梅芙不无遗憾地说,“影帝的老婆也不叫影后,好难过。”


两个月前库丘林新片里一个龙套被指控涉嫌窝藏大麻,案件由斯卡哈经手,最终查明并无此事。剧组派出斯卡哈的老朋友库丘林携小弟上门道谢,公关套路是送到餐厅门口,私交好则能送到家门口。如果早知道会在斯卡哈家门口遇到刚从超市回来的梅芙,库丘林一定选择不去拆穿这个秘密。他的绯闻女友没贴睫毛没刷眼影,口罩套头Tee牛仔裤,草草绑着马尾住在斯卡哈家里,两个女人的衣橱据说还挨在一起。


“我想你为什么愿意当靶子,”库丘林抬起眼皮,一脸似笑非笑,“原来是各有所需。”


“你也是Gay吗?”梅芙冷不丁问,“我的上个绯闻男友刚被曝出是Gay。”


库丘林发出难以置信的大笑,开车走了。


她们开门回家。斯卡哈包里还有结案文件,嘴里有明目张胆挪用电影经费畅吃米其林一星的味道,可当梅芙把一勺冰淇淋递过来,她还是接了。


黑巧克力冰淇淋,与斯卡哈的生活很像——看似铁血严酷,实际苦中带甜。一点巧克力碎片,是脚上小女友选的高跟鞋,也是嘴上梅芙为她涂的形色皆准的唇膏。


那天梅芙一共买了三大桶家庭装冰淇淋,至今还剩一桶香草味的,分出一坨甩在松饼上面。梅芙吃得很快,有些口齿不清:“晚上加班吗?”


“和法官约了晚饭,晚点回来。”斯卡哈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记忆卡,“记得杰罗尼莫?昨天他截到的。”


梅芙不解地看着她。


“狗仔队超速行驶,辗转到他手上。所以今天昨天没有你和弗格斯喝酒的照片,不过他们发了文字稿。”


梅芙兴致勃勃地来拿记忆卡,两眼放光:“写的什么?”


“报纸上说你和弗格斯睡了?”


“当然。哪个男人我睡不到?”


“不错。”斯卡哈根本不吃那套,伸手在梅芙鼻尖弹了一下,“听说弗格斯对我也有意思,约我去黄金海岸。”


梅芙的眉毛立刻竖起来,“不可能,他明明说想约我去!”


“那也许是他知道得太少,不知道可以同时约我们。”斯卡哈话里有话。


梅芙已经拿起手机,看来是要给弗格斯发信息,“我要去Ins上骂他,还要让库丘林给我点赞!”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什么,眨眨眼睛,“……我们去他家玩被狗仔拍到了而已。”


“好玩吗?”


“还行,打了两小时ps4,他还给我看他小时候照片。”


“你不说我都忘了弗格斯是童星出道。”斯卡哈拎起包,“晚上见。”


梅芙走到门口陪她等电梯,不忘往弗格斯的手机上发几条垃圾短信。她和这位逸闻缠身的当红男演员关系也是极好。十多年前弗格斯凭借成名作《威尼斯避难日》以美少年形象一炮打响,红极一时却在青春期突然消失。梅芙在一间健身俱乐部认识他,那时弗格斯一身肌肉结实铮亮,完全看不出靓丽精致的过去。他们一起跳操说起《威尼斯避难日》,弗格斯回答得很骄傲:“是我演的。”


半年后他受库丘林邀请再度出山成功转型打星,梅芙还去跟过他的妆。女人们说瑜伽垫上的友情比较牢固,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弗格斯再约你去海滩,你就用高跟鞋踢他裤裆。”梅芙把手机放进兜里,一脸狠辣。


“但杂志会先写你和他在黄金海岸激情酣战三天三夜。”


“会具体到我比基尼的颜色和他买的避孕套的牌子,还有一堆人在下面评论‘就是这样,我看见了!’跟着骂我胸下垂,”梅芙挺起胸脯,“我胸下垂了吗?”


电梯来了,斯卡哈笑着在梅芙胸口捏了一把。“没有。”门关上前她又说:“你也没胖。把冰淇淋吃完吧。”


后来梅芙连看了一下午电影,冰淇淋吃得精光。超市买来的野莓和草莓除了要放在明早松饼上,还留出一部分摆在给斯卡哈的夜宵盘子里。


也许后天报纸会写她和弗格斯去海滩度假(没有照片),甚至是弗格斯和她和库丘林去海滩度假(依旧没有照片),但实际上她会选在下一次检察官放假时与斯卡哈一起去。












【狂王咕哒♀】我对你那么好就把尾巴给我摸摸吧

哦哦哦哦哦哦这样的狂王超可爱!

( •̀∀•́ ):

fgo乙女向.避雷注意.大概很欢乐.非常短小.ooc,ooc,ooc,很严肃说三次.


写了几天作业了回来还债(?)


作业真好啊我真喜欢作业(棒读)










“...我不喜欢花.”




藤丸立香听到假寐的狂王挤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差点吓得差点把怀中的花都丢了出去.


讲道理,不管是谁踮手踮脚的开门的时候,突然看到里面本该一动不动的人突然用低沉的声线冒泡都会吓得半死吧!


绝对不是她胆子太小了!






“我不喜欢花.”




藤丸立香故作严肃的重新拉开门,反正都被发现了,偷偷摸摸也没有意义了.


没想到狂王又冷不零叮的又来了一句,猩红的双眸扫过她怀中怒放的花,她感觉周围的温度立刻下降了好多.




噫,你管我.


藤丸立香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翻了个白眼,放下了怀中的花,随即想着机会难得,换上了装模作样的笑容,还朝狂王眨了眨左眼,嗲里嗲气的发问了.




“那库酱喜欢我吗?”




估计答案是“不喜欢.”




藤丸立香看到他低头沉思的样子,感觉心里怪难受的.




(毕竟这个人的眼里,只有敌人和战斗吧——)




她耸了耸肩,安置好了那一大束的花,准备躺回床上当咸鱼.


不过这种状况肯定是睡不着了,迦勒底的空调升天了.不为什么,就是达芬奇酱在发明新东西的时候不知为何boom了,还牵连到一大堆迦勒底的运行机器.


好在抢救及时,没有太大的问题.


除了、迦勒底的空调.


除了空调..............




这种在某些地方的命中率简直居高不下,藤丸立香怀疑这是不是没有被打死的魔神柱在给她下诅咒.




所以,这个时候,某些东西就显得弥足珍贵——


比如没有阵亡的冰箱里面的冰淇淋啊,没什么卵用的小扇子啊,电风扇啊.




以及,库酱看起来,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凉快的,尾巴啊!!!




毕竟迦勒底不是人人都有一条看上去滑滑的抱起来特别舒服的尾巴啊!?玉藻前们的尾巴看上去也一级棒,平时揉揉揉揉抱抱抱肯定是没问题,但是这个特殊时期,摸摸狂王的尾巴,就咳咳咳.....




绝对不是她个人的喜好问题!绝对不是!




“不讨厌.”


狂王的话突然把她从抱着库酱的尾巴的幻想中拉了出来.


藤丸立香怀疑自己听力出现了问题.




“我刚刚回答了你的问题吧,不讨厌你,为什么要用那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我?”


狂王用冷淡的目光看着吃鲸.jpg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像是出现在古早少女漫里面,傲娇男主给女主告白的台词.




?!!!!!!!!


立香觉得自己的内心被感叹号刷屏了,身体比嘴先动,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完成了这个动作过后,她甚至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讨厌?不讨厌?


不讨厌不就是喜欢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库酱,我有一个一生的请求!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会抱憾终生的你看我给你带了那么多好看的话我对你这么好你舍得让你可爱的master在遗憾中死去吗舍得吗舍得吗!!!”




“说吧,晚上帮你吃什么菜?苦瓜还是空心菜?”




....这节奏有点不对,狂王都学会吐槽了??




她皱起眉头咳了几声,让气氛看起来更加严肃.




“.................那个,我就是想抱抱你的尾巴,我不会干坏事的,好不好.”




狂王总算明白了藤丸立香这几天为什么用炽热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身后看了.他还以为她终于开窍了决定和他学习从背后杀敌的攻击方式.




“哦.”




这个哦是什么鬼啦,哦?哦?啊?嗯?




“抱吧,有骨刺,碰到了会疼的.”




狂王居然真的很乖巧的把尾巴伸向了她,犹豫了一下把尾巴光滑的那面贴向了她的身旁.




这大概不是梦.




藤丸立香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那根尾巴,就在自己的旁边.骨刺看起来是碰到了非常疼的样子,但是狂王完全避开了这个危险,将表面贴了上来.




唔...凉凉的,滑滑的,不知道咬一口会....




“别咬,会痒.”


狂王看到她快要咬上去的动作冷漠的提醒了一句,不过并没有把尾巴抽开.




不过更糟糕的状况出现了,她突然感觉很困.今天的疲劳似乎在没有空调的状况下翻倍,但是手中的尾巴也不想丢开!!怎么办好纠结!?




“睡吧,尾巴你可以抱着,只要不怕戳疼自己.”


狂王好像又看穿了她的想法,立香有点怀疑这个berserker还有个保有技能是读心.




“枪会一直守护着主人的,所以你睡着的时候,我也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传来的是和平时在战场上一样的,冰冷却又可靠的声音.




“啊、哦.”


藤丸立香含糊不清的回答了,脸上贴着光滑冰冷的尾巴,感觉大脑渐渐的产生的困意.




(不过——)




睡着前她脑子里一直在模模糊糊的问着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要脸红呢.....。)






-end-






一点点碎碎念.


我才是要热死了.


对狂王的尾巴只停留在愚人节那张上面.傻傻的以为狂王的尾巴是秃的(...)直到我认真的琢磨狂王的卡牌的时候才发现尾巴上面有好多很吓人的东西啊(...)


啃了啃绊5,一直以为狂王就是那种只知道战斗没有感情的英灵,结果不完全是嘛....还是有作为人的感情嘛!qaq  ooc不要打我哦!


最后感谢你看到了这里!